• 【8点见】“中国大熊猫国际形象”基础设计亮相

    2019-06-17 14:41:50

    6月12日,随着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宁夏,第三轮中央扫黑除恶督导工作中的10省份全部实现督导组进驻。在本轮督导中,各督导组在人员配备上延续了以往正部级挂帅高规格,而

      6月12日,随着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宁夏,第三轮中央扫黑除恶督导工作中的10省份全部实现督导组进驻。在本轮督导中,各督导组在人员配备上延续了以往“正部级挂帅”高规格,而“打伞破网”“打财断血”等则被继续列为督导重点。据公开报道,2018年1月,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范围内启动,中央决定派出督导组赴地方,检验各地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成果。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二轮督导工作全面铺开,11个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新疆11个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据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微信公众号消息,据泉州市人民检察院消息,日前,泉州市泉港区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泉港碳九泄漏事故8名相关责任人员提起公诉:

      以重大责任事故罪和谎报安全事故罪依法对东港石化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某仁、副总经理雷某华、常务副总经理陈某芳提起公诉。

      以重大责任事故罪依法对东港石化公司员工徐某清、刘某山、陈某山以及“天桐1号”化工船作业人员叶某彪、林某定提起公诉。

      6月12日,“中国大熊猫国际形象设计全球招募大赛”评选结果在北京揭晓。本次大赛于今年2月上线份优秀作品。经过专家研讨、选手实地采风等,由中外权威专家组成的评审委员会综合网友投票结果,“阿璞”成为得票率最高的作品。它将作为“中国大熊猫国际系列形象”的基础形象,出现在系列影视及文创作品当中,并在国际交流活动中广泛使用,促进推广中华文化。

      当地时间6月12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和联合国外层空间事务办公室在维也纳联合宣布,来自17个国家的9个项目从42项申请中脱颖而出,成为中国空间站科学实验首批入选项目。这标志着中国空间站国际合作进入新阶段。这些项目来自瑞士、波兰、德国、意大利、挪威、法国、西班牙、荷兰、印度、俄罗斯、比利时、肯尼亚、日本、沙特阿拉伯、中国、墨西哥、秘鲁等17个国家的23个机构,包括政府机构和私营实体等。据介绍,中国空间站将在2022年前后完成建造,具备支持开展大规模多学科的空间科学研究、技术验证和空间应用的独特优势。

      当地时间6月11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收到了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一封来信,称这封信“很热情、很棒”。特朗普表示,不排除很快再与金正恩会面。据报道,特朗普在白宫告诉记者:“我认为将会发生非常正面的事情。”但他没有说明细节。特朗普表示:“我的确收到金正恩一封很棒的信”,“我认为朝鲜有很大的潜力”。

      据韩国国际广播电台(KBS)报道,当地时间12日,韩国统计厅公布最新数据显示,韩国就业人口5月同比增加25.9万人,单月就业人口增幅再次突破20万人。此外,受60岁以上失业者增加的影响,5月份失业人口创下19年来新高。

      针对格力电器举报奥克斯生产销售不合格空调产品,对奥克斯空调产品提出能效质疑一事,奥克斯空调股份有限公司官方微博12日发表声明称,奥克斯所有出厂产品均经过检测,并提交检测报告等材料到能效标识管理中心备案。奥克斯还表示,为消除广大消费者疑虑,澄清事实,奥克斯已提请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委派权威检测机构对奥克斯产品进行监督检测,检测报告出具后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据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官方微博消息,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史桂芳6月10日上午11时10分去世,终年95岁。当年13岁的她曾亲眼目睹伯母被日军杀害,曾祖母与奶奶的弟弟在防空洞避难时被日军枪杀,并烧上汽油焚烧。共有十个亲属遭日军杀害,父亲被日军抓走当差,所幸之后被释放。截至目前,南京侵华日军受害者援助协会登记在册在世的幸存者只剩83人。

      针对“在桂林跟团游,导游要求一小时花两万”一事,6月12日,桂林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对涉事责任者依法作出处理:责成涉事导游员赵某某向游客赔礼道歉;对涉事导游员赵某某作出吊销导游证的行政处罚,并纳入旅游经营服务不良信息;对涉事相关经营者作进一步调查处理,如涉及外省相关将依法办处。

      根据德国数据网站《转会市场》的预测,中国球员武磊的身价已经飙升至1000万欧元,远远超过孙继海的450万欧元和郑智的300万欧元,成为中国历史上身价最高的足球运动员。

      近日,江西吉安县梅塘乡突发大水,导致该乡6个村庄被淹。救援过程中,消防队员只身跳入水中,抱起一个还没满月婴儿的照片,火遍了网络。罗愚就是那个跳入到达胸口的洪水,抱着还未满月的婴儿的消防员。罗愚告诉记者,他抱起婴儿时特别小心,“说实话我心里挺害怕的,因为当时水位正在不断地上涨,而这个婴儿实在太小了,我害怕出任何一点差池,所以一直小心翼翼。”

      关键词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